卫棠

十年盗笔十年心

【祥林】共你

填词《天梯》

“35载光棍只怪老司机光说不练假把式
58秒风流尽显少班主天赋异禀真遗传”

本来我想往虐的写,写他们无法逾越的年龄之差,写他们无法预料的未来路途。
可他们本身的暖,让我有些不忍心。(好的其实就是自己不知道咋写歌词虐)
两人眼里都有星辰。

词中的“你”从表示壮壮到少爷再到两人,全部融进对方的生活里。

晏岁→晚年

——————
共你
原曲:《天梯》李克勤版
填词:卫棠

抉择 和你奔跑
来互相作陪今后的构思改稿
雷鸣电闪黑夜 交付依靠
共把困难消
灵魂往哪找 一路追逐
苛求自己不知停歇想能更好
来跨出旁人语 跨出圈牢
不知解疲劳

能共你 沿途成长前进 没有心愧
挡着流言全击毁
共扶持 酸楚苦涩 抗争断章取义
深渊里同游
哪怕啊 风雨多凛冽

共搭对 不管陪到多少岁
已决定 遮风挡雨不后退
夜以继日的 教知何为错对
也挽手驱赶涌入的消颓
能掂对 一词一句有多废
侥幸 摔碎
走南闯北一路跟随
相视一笑不谈累

当初 望远登高
被绊倒也一声不吭的想要熬
抓着绳索向上 爬过山刀
穿过云缭绕
我站在身后 就算跌倒
能张开双手紧紧拥你入怀抱
登山顶看山角 千里迢迢
览尽众山小

能共你 从黑夜盼黎明 不讲分和离
于灯光亮起聚焦时牵持
看着你 游刃有余 使得风生水起
迎接着光辉
小心翼翼 守这方天地

相配对 这买卖强如铜锤
就注定 融进余生共进退
从嚎啕大哭 到把黑幕击毁
仍挽手不放开彼此奋飞
不去想 能陪到多少年岁
从南到北
携手并肩跋山涉水
风言风语都抵溃

牵着手
合则铜墙分也各千秋
一起走
两人一场买卖到尽头
功成名就


其实啊 早就超出了陪伴

两人都 从帘起到幕落完

经历过磨难 还有背水一战

携手跨过的砍成千上万

一步步 到今天拥着花簇

驱赶严寒

是光亮起突破黑暗

将你我一同宣判


盼晏岁 还能互相前路推
因为你 融进余生共进退

——END——

【填词】最佳损友

配原曲看词和文案更好哟qwq

访友
原曲:《最佳损友》陈奕迅
填词:卫棠

(台里约了做访谈,给“他”配了一个同台记者说是会有采访环节。好巧不巧,这个记者其实是“他”的一个粉丝,熟悉“他”之前的经历,也看到了如今的成绩。


朋友 看看我们的温柔
可否 担子不再那么厚
可否 黑夜里不再泪流
想念 时时其实都有
镜头 聚光灯下的镜头
镜头 游刃有余的通透
无法 有勇气让我回眸
想象不到 你经历的全都


往事不提 时光匆匆 把之前都带走
只要痛快过 演了春秋
南北东西 分清是争朝夕
有时站在路口 看着他人匆匆过
我却看开 自己选择左右
即使来人少 也到最后
我已思考了 赴前程的缘由
跋涉长途 不会回头

曾与人邂逅 将一路回首
大风大浪不能够 把它猜尽透
就算没人识 也不愿 被人推着走
灯光下放大解剖 刀枪入海流
万里行舟 诋毁止不休
腾飞跨坎坷 不言弃 登大厦高楼

年少想有 会成为万兜鍪
也想决军策 出个计谋
抵挡一面 把所有城池守
跌宕几次过后 才发现不可求
但是命运不让成为败寇
背井离山河 再次抬头
闻闻前人酒 待我回来喝个透
未来什么 作个盘虬

你问有没有 无力有没有
其实把流言看透 没有多大愁
只是我自己 在讲究 在寻找出口
不能把自己弄丢 要看清昏昼
不甘人后 任江水悠悠
希望馈你的 是不欺 你眼中温柔

无法料之后 我会有 怎样的以后
对它的爱 超过了 山高与路陡
斗志昂扬 就像个 深渊的盘虬
想冲出围局 叙春秋

有没有 其实也没有
没有犹豫的街口 没有把眉皱
我想要能够 台下有 你们的认同
台上一捧与一逗 说词也新旧
我看向你 全都是温柔
我想要说的 其实你 早已经优秀
这路途 其实我 想要 能够 天长地久

——END——


文案完整版


记者想在开始前打个招呼,便从台前往后台走。化妆间的门上挂着他的名字,记者抬手刚想敲敲门,却从门留着的缝隙看到了坐在化妆镜前的人。依旧和几年前看到别人放出的片花一样,一样的模样。只是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也不知现在可还有嚎啕大哭撑不住的时候。
场务派人寻来,在门口看到记者,惊讶了下,拍了拍记者,说是马上开始采访。然后敲门告知他时间要到了。
聚光灯亮起,他走出来,熟练地看向镜头。
记者站在台上看他一步步前来,灯晃得耀眼,依旧挡不了风度翩翩,脑袋里全是这些年来他的经历。

“接下来,是你的二十分钟。”
记者经过他身边下台时,放低声说了句:“看镜头就好。”他愣了一秒,转而像是个没事的人一样。
他站在台上,絮絮叨叨说了很多。
谈自己的一些看法,谈对自己这番事业的热忱,还和台下的粉丝搭搭茬,扯扯闲篇。
“弘扬传统文化。”
“可能因为我自己身份的问题,我父亲为我挡了太多的风和雨。”
“那我宁可不说了”
从初中辍学步入行当,说到继承传统,只字不提流言蜚语。
记者站在台下,看着台上放光的青年,说不出的骄傲。
嘿,还是和以前一样是个碎嘴子。

待他说完,记者走上台,与他开始唠些家常,时而挑些网友的问题考一考。
“有粉丝说啊,想要您一有情况就告诉她们,您看她还配了个泪眼汪汪的表情。”
他笑出声,似一汪清泉,“我这会儿饿了。”
“如果——”记者转了转眼珠,一脸的鬼点子主意“如果粉丝说梦到了你,你会怎么回答?”
“再多睡会儿。”
台下尽是嗷嗷叫的姑娘。

记者后来问了个自己的问题,道:“你有没有过对待网上评论无力的时候?”
他说了说他经常看到的评论,褒贬皆有。末时说:“和骂你的人较真,那就是你自己的不应该了。”
记者看着他,点了点头:“对。”
台下有粉丝喊了句:“那您平时如何排解负面情绪呢?”
“人千万不能闲着。”
几乎是一片寂静,持续了两三秒,记者两手一拍。
瞧,还是这样通透。

“最后还有什么想说的?”
“我更愿意去继承传统,可能说到现在,效果不是那么的火爆,您可以觉得我说得不可乐,但我告诉您,这是我坚持的传统。”
以前觉得他眼若星辰,眼里有光。而这次他眼里的光,光芒四射。
“谢谢大家,今天就到这。”
收工。

他一一谢过工作人员。
“你们这儿都会提醒嘉宾在二十分钟独自发挥那儿看镜头吗?”
“啊,不会说啊。”
记者向他走来,刚想出声夸夸,却被他抢先提了自己的疑惑,问她为何开始那会儿会提醒他看镜头。
记者呶呶嘴,打趣说:“之前跟颁奖晚会什么的采访,成习惯了。”
其实不是,她想,欸,忘记他已经不是刚入圈那会儿了,不是之前还不懂应该看人还是看镜头的时候了。

记者打算离开的时候,他叫住她,想想之前的问题,又添了几句自己的真心话。
“只要站在这个舞台上,就一定要对得起观众对我的支持。”
他是真的热爱这门艺术。
记者看着他的眼睛,眼里全是温柔。
“其实你已经很优秀了。”
但这句,记者没有说出口。最后两人也只是相视而笑。

“我希望我走的这条路天长地久,我也相信。”
“一定会的,往后一马平川。”

————————

“镜头 游刃有余的通透”

“我是看,看机器还是看人啊?”
“看机器啊,我不太,不太擅长这个。”

2016年网易采访,这是个对待镜头不知道要往哪看的少爷。
而我这篇私设的在这几年后。


“年少想有 会成为万兜鍪
也想决军策 出个计谋
抵挡一面 把所有城池守”

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辛弃疾《南乡子》。

我将孙权与少爷连在一起,其实最大的联系是因为曹操曾说“生子当如孙仲谋”,而郭爸说“生子当如郭麒麟”。

鬼迷心窍少爷版
“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

祥林版,应该六周年的时候改的
少爷壮壮前程似锦

少爷生日快乐

纯文字版发不出QAQ